当前位置 :主页 > 玻璃杯 >

资讯中心

再困难的时期
* 来源 :http://www.fb-zakkamura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1-02-07 11:27 * 浏览 :

靠挑河水、在长沙站稳脚跟而发家致富的望城资本家彭虞阶,不久也开始兴办华昌烟厂。彭虞阶在后来的自述中称,烟厂最开始没有通电,动力全靠人力,靠16个人用脚踩来带动卷烟机。而电熨斗则改成木炭熨斗。

茶馆于是都不再备火柴。假使有喝茶的顾客要抽烟,就得放开喉咙喊:“跑堂的,拿火来啰。”

大火之后,长沙开演最早的戏院就是这两家,银宫演平剧(即京剧),民众演湘剧。

国民政府财政部1940年至1944年从长沙征收到的卷烟专卖税,居全国第一。

随着这两家戏院的开锣,不久,在南门口外沙河街油榨巷明宪女校旧址,城南戏院开张,此后营盘街中华戏院、东长路口新长沙戏院等相继开张,皆演湘剧,观众极其踊跃。

有了电影和戏剧,长沙满城瓦砾虽一时无法清扫,但欢声笑语已将长沙这座城市因战争带来的阴沉和黑暗,撕开了一条口子。

当时,这两家戏院的所演剧本,大多经过戏剧家田汉加以修正,男女演员,亦经政治部施以相当训练。银宫戏院演平剧时,女演员李雅琴,唱做认真,其余演员,亦均卖力,“文夕大火”后,银宫演出,每晚客满。富有抗战意义的戏剧《梁红玉破金兵》,连演五晚;《土桥之战》,连演三晚,可见这两部戏剧均极叫座。

1941年,位于河西望城坡的华昌烟厂,厂内职工达400人以上,两三天时间,华昌烟厂就可生产一卡车香烟,即36大箱。生产的香烟不但销湖南,还可远销到重庆、贵州、四川、广西、云南等地。

“文夕大火”后,有很多外乡人路过长沙,常爱到茶馆看民风民俗,他们发现曾经宽敞的茶馆虽然全部烧毁,但因陋就简搭起的棚屋内,依然坐满爱喝茶的长沙人。

茶馆是各类信息交流的场所,长沙人不但爱在茶馆谈生意,与人发生纠纷,也是通过“邀茶”的方式,和平解决矛盾,甚至发财的好主意,也是经茶馆信息交流碰撞而产生。

“文夕大火”后,长沙虽然邻近战区,但因湖南军政长官对于地方治安维持得力,被疏散的居民相继归来。此时,正当1939年农历春节期间。对于乐天的长沙人来说,再困难的时期,也不能失去笑容,放弃娱乐,于是各类娱乐项目,一天一天复兴起来。几如雨后春笋。

但一部分有银幕癖的长沙市民,却只能心痒难耐。因为,长沙两大电厂均被烧毁,没有电。直到1939年2月24日,终于有两家电影院自备马达,开始营业。

1941年底《湖南国民日报》记者惊呼,长沙已成为战时中国生产纸烟的中心地。

1938年冬“文夕大火”,全长沙只有银宫、民众两家戏院未受波及。

但是,事情既然发生了,长沙人直面现实,决心“再从焦土建湖南”。

民众电影院在大火后放映的第一部电影是富有锄奸抗日意义的电影《血魂》,该场电影由军委会政治部电影放映队第一队公映,该队为募款慰劳前方负伤将士,将电影票价稍微提高。第二场电影片名叫《八百将士》,每场加映卡通滑稽影片,城南电影院放映的片子叫《金缕曲》。

不少新开的茶馆,因日寇飞机空袭,窗户上的玻璃早震碎了,只得用纸糊上,但纸上却写着“诸君见谅,当心玻璃”的话,好像在以此证明,他们茶馆,当初还是有过玻璃的。

1943年9月《贵州企业季刊》第一卷第四期《记长沙手工业出品展览会》载:长沙工人工资低廉,烟产丰富,运输便利,手工卷烟更形发达,组织完善的烟厂共约56家,从业工人4万人,年产量1.4万余箱。

最早在长沙城内开设烟厂的有陈保璋、李汉云等,他们在城北大王家巷等地创办了华中烟厂。

经过一分到五分钟的时间,想要抽烟的客人可从堂倌手上取到一根燃着的香。

又一村民众俱乐部内的民众剧院则演湘剧,演员多半是从前湘省各戏院名角。如花脸罗元德、唱工须生陈少益、崔雪棠,老旦田华明,做工花衫筱飞凤,文武小生陈福明等,都为爱好湘剧者所欢迎,上座率和银宫差不多。

说沉重,还有什么比“文夕大火”把长沙人的家园烧毁,更让人痛心?

在抗战时期的长沙,像彭虞阶这样生产纸烟的长沙资本家不在少数。

因为经过茶倌递来的一枝香点燃的香烟,茶客忽然意识到,手中的香烟现在之所以这样贵,就是因为正当抗战时期,中国机器卷烟生产地,全部都在沿海城市,现在已全部沦陷于敌手。此外,交通阻隔,外国人生产的香烟也难以运进内陆,香烟价格因此而飞涨。一些人甚至去吸日本人生产的香烟。香烟当然是完全的消耗品,且消耗数目极大。一些善于思考的长沙人忽然想到,既然吸烟难以避免,获得纸烟越来越困难,其实我们自己可以生产香烟。

这两家电影院,一家是又一村民众俱乐部内的民众电影院,另外一家是前面提到的城南戏院,因放电影,城南戏院改称城南电影院。

上一篇:同时 下一篇:没有了